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切从零开始 (江一凡)

胜败不是法律能够决定的,是靠法官的良知决定的……

 
 
 

日志

 
 
关于我

夏楚辉,男,汉族,初中文化,生于1979年8月,广东省揭阳市揭东县人。

网易考拉推荐

社会现实:随时可以定性陈书伟为杀人犯  

2009-06-13 01:27:4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6,怀着对共产主义的信仰,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2004,骗我几百元的移动公司代理人润讯公司恶人先告状,威胁要起诉我.咱们的政府不是提倡依法维权吗?我相信法律,新仇旧恨一起来,我花了近二万元和大量的精力物力,把移动公司和润讯公司诉上福田法院,后败诉.我寻找机会报仇,找出移动公司的其它问题,2004年底再诉.福田法院既不立案也不给予裁定不立案,这实质非法剥夺我的诉权.法院有权判我败诉,无权剥夺我的诉权,我极度愤怒。到处投诉,没有一个单位给我投诉回执,于是至今法院不承认他们曾剥夺我的诉权。

20063月,我的诉权终于在福田区法院恢复了。至今我起诉的187个案件中,除了四个案件外,其它全部败诉了,这些案件中,一些是自相矛盾的判决。

200611月,五个深圳公安找我,要求我不得再起诉移动公司,也不得号召大家起来向移动公司维权。我对这无法律依据的要求给予拒绝。以后的生活、维权中就总是存在着公安的影子,经常约我喝茶,聊天等等。

北京西城法院通知我们于 07312日开庭。我们购买好了39日机票,却被公安阻止去北京。经交涉后,最终由他们陪同才可以去北京。接着北京的63个案件全部没有开庭就被裁定不予受理。懂法的人都知道这是法院枉法,我们也都知道这是公安搞出来的。

073月后,只要我们在网上对移动公司“叫”得“凶”,就有公安找我们喝茶聊天。移动公司肯定乐哈哈的。

20083月,我们上北京投诉移动公司。我在深夜被抓回深圳软禁了十七天。这时我才懂得这种非法拘禁叫学习班,是中央的政策。我拿到了中央政法委《涉法涉诉信访责任追究规定》、《关于集中排查化解涉法涉诉进京非正常方案件的工作方案》,要求南山区委按照中央的精神,解决我的诉求,即要求追究福田区法院的责任及赔偿这几年维权的费用。他们都同意了我的要求。

至今,我的投诉要求,那怕仅剩下赔偿都没有解决。所谓解决事情的或许就可以不用按照中央的要求吧。而我的住所却多次受到房东的驱赶,甚至锁门,不同意我租住。我搬到另外一个地方,新的房东又多次驱赶我。我找政府交涉,政府称那是我与房东的事情,与他们并没有关系。

57,奥运的圣火到达深圳传递,我又被他们软禁了。在学习班时,他们说只要不上北京就不会对我采取措施,圣火到深圳与我屁事,我又没有上北京,干吗也要软禁我?他们解释说是我因为发了一张贴。原来,肖春找我要圣火的行走路线,由于他邮箱无法接到信,我发到论坛上,叫他自已去看,于是这就成为他们软禁的理由。

610,我在移动营业厅理论时,受到一群不明身份的人殴打入院。此案至今没有破案,录相中显示我被打时没有回手,然罗湖区公安局却给出具证据证明我是与这一群不相识的男人打架,与移动没有关系。我投诉罗湖区公安,他们却称那证据是内部资料,不属于投诉范围。法院又偏偏以罗湖区公安局的证据于09年初判我败诉。

087月,我离开深圳到武汉、成都等地旅游,深圳公安四处追我,在重庆和武汉差点被抓到。我一怒又上北京感受奥运气氛,却被他们逮到正着,软禁了二个月。我向天发誓,这次我绝没有上访,也没有考虑上访。然拘禁我不需要任何合理理由。

093月,我被他们要求不得上北京上访。虽然楼下很多人在监控我,我想听他们的话,或许会解决我的事情,我也累了,于是没有上北京。至今不见得我的问题有任何进展,近期房东又以不租我房为由驱赶我了。

我在政务公开的推动和维护电信用户的权益上,自掏腰包做出了很多工作,雷锋尚有部队提供吃住行等,我是比雷锋还雷锋精神。接到福田区法院又一批败诉的案件,我嘣出一个“操”字并写在上诉状,不由我解释,把本来属于中级法院解决的事情包搂下来,423日,福田区法院因一个“操”字非法拘留我十五天。被释放后,抹黑不成的福田法院反倒称我是想炒作,很多学者、教授、专家都以维护司法尊严为由斥责我写“操”字上诉状。

5月底,我被警告6.4不得上北京等活动,我无法笑出来,我怎么样就变成政治犯?何时变成政治犯?公安承诺61日至7日,由政府出资,由公安陪伴去普陀山。然至今深圳公安并没有履行其出资旅游的承诺。除了房东赶我之外,一切都很正常。

63,广州一位女网友过来请教代理产品被欺骗的事情,四个戴着耳机的黑衣的人跟踪着我,盯着我,注意着我的谈话。我无法再表示生气了,只能甩开他们,当晚离开深圳到广州。他们有点慌,马上到广州找我。他们提醒我,路上有小偷等,别被一些不明身份的人殴打。我无语。

68,深圳公安再约我喝茶吃饭,我拒绝了。他们又说想为我解决一些事情,我对此也没有兴趣了。

我想,我只能管得住自已,我真的管不了别人。房东要赶我,我也没有办法;有人要打我,我报警后警察不到,我又能说什么?他们威胁要找我年迈的父母,我也无法阻止他们。人大啊、纪委啊、政法委、媒体等等,该投诉了都投诉了,然而一切是推,无果。我在社会上目前虽是自由的身,然我仅上他们砧板上的一块肉而已。只是这块砧板太大太大,大到很多人都看不见,不相信自已仅仅砧板上的肉而已,甚至还洋洋得意,甚至象祥林嫂.若没有经历过,我也不相信原来自已只是这一大砧板上的肉而已。

搞通信维权的陈曙光、叶剑、黄义轩不也被枉判刑吗?孙万宝是被打后又被刑拘。我又想到孙志刚,想到佘祥林,想到千千万万冤民,我突然明白,他们随时都可以定性我是杀人犯,那时我仍然无法反抗,也无可奈何。

今天一位群众告诉我,他的哥哥在深圳松岗做事,每年都要被敲几万元,而当地公安却无法帮助他们.我笑一笑,因为我知道为什么我们会穷的原因.

没有他们不敢,只有他们不想,这就是活生生的社会现实,一切的语言都是多余。

                       陈书伟

                  00九年六月八日晚九点五十分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