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切从零开始 (江一凡)

胜败不是法律能够决定的,是靠法官的良知决定的……

 
 
 

日志

 
 
关于我

夏楚辉,男,汉族,初中文化,生于1979年8月,广东省揭阳市揭东县人。

网易考拉推荐

陈书伟:我并没有侮辱法律  

2009-05-11 12:38:07|  分类: 新闻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圳“不雅上诉状”当事人被拘留15天,释放后接受本报专访详解事件始末称并非图名利
大江网—新法制报

  5月8日上午9时,深圳市骄阳似火,气温高达31摄氏度。该市福田区拘留所的侧门打开,陈书伟拎着装有衣服的塑料袋疾步走出,钻进在外等待多时的朋友的小轿车内,回到位于南山区的家中。

  这位“不雅上诉状”事件的主角被拘15天,期满释放的当天下午3时左右,在家中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电话采访,详解他用这种“另类方式”上诉,称此举绝不是为了赚钱和出名,只是为了表达一种情绪,并不构成侮辱司法人员。这是“操”字上诉状引发拘留事件后,陈书伟首度接受媒体专访。

  法院认为我践踏了国家法律制度

  新法制报:能说说你为什么会被拘留吗?

  陈书伟:我有5起关于通讯维权的案件,经法院一审判决败诉。今年3月20日,我不服判决,向法院提出上诉,我在5份上诉书的事实和理由中,均只写了一个“操”字。福田区法院认为我使用了粗俗下流的文字,严重侮辱了司法人员,践踏了国家的法律制度,所以对我作出拘留15天的决定。

  新法制报:在这起事件中,法院方面和你有过沟通吗?

  陈书伟:4月9日,我接到法院工作人员的电话,叫我到法院去一趟,我就委托我的代理人去了,结果被告知“此事必须本人前来”。代理人告诉我,法院是想叫我修改上诉状的“上诉事实和理由”。4月10日,我打电话回复法院,表明了拒绝修改的态度,理由是法院这个要求“于法无据”。对方“啪”的一声把电话给挂了。

  当时我觉得自己已经激怒了他们。我告诉朋友,我可能会被拘留。朋友建议我出去躲躲。我想那不是逃跑吗?

  4月23日晚上9点,福田区法院2名法官带着2名法警和一名书记员来到我家。随后,他们叫我上了车。走的时候,我想打电话跟家人说一声,但没得到允许,就被他们直接带进了拘留所。

  新法制报:你当时觉得意外吗?

  陈书伟:没有,我的心态很平静。在拘留所做完笔录后,福田区法院法官拿出拘留决定书,宣布我“被拘留15天”。这时我意外发现,决定书的落款时间是“4月8日”,也就是说早在半个月前法院就已经对我“未审先判”了。

  随后,我在拘留决定书规定的3日内,口头向深圳市中院提起“申请复议”。4月27日,市中院驳回了我的申请。

  这个字无贬义,我没侮辱法律

  新法制报:是因为经历了许多败诉,你才用“操”字来泄愤?

  陈书伟:其实翻阅《现代汉语词典》,“操”字有很多解释,并无贬义注释。我只是想(通过这种行为)表达一种情绪,并不构成侮辱司法人员。

  新法制报:你学过法律,你知道法院拘留你用的是哪款法条吗?

  陈书伟:是《民诉法》第102条,但他们是违法的。首先,他们突然拘留我,属程序上违法;其次,“操”字并不构成侮辱,《民诉法》第102条第1款第(4)项规定的是侮辱司法人员。

  新法制报:你想用这个字表达什么?

  陈书伟:我提起的100多起诉讼,法院要么不予受理,要么判我败诉,但我仍然坚持自己是对的,是法院没给我一个公正的审判,所以我考虑了很久,决定在上诉书上写上一个这个字,以此来表达我的态度和情绪。我并不认为自己侮辱了法律,相反,是最尊重法律的表现。这是我这个申诉人的最大心声。

  我绝不是为了赚钱和出名

  新法制报:事件发生后,很多人通过网络指责你是“刁民”,你对此怎么理解?

  陈书伟:我在拘留所里通过看报纸,知道这件事引起了很大的社会反应,网络上的讨论也很激烈。有人骂我不懂法,我不怪他们,骂我的人是善良的、正义的,只是他们不了解事情的真相。西安的民间维权人士孙安民就路见不平,向福田区法院院长发出一封公开信,称这是一场现代版的“文字狱”。

  新法制报:对于“作秀”这种指责,你认可吗?

  陈书伟:当然不认可。试问他们,谁愿意被关进拘留所?如果有人认为我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赚钱和出名。我想告诉大家,我并没有挣一分钱,这些(诉讼案)都是公益的事情,没有任何收入可言。对于“出名”的指责,我想问,这样的“名声”对我有什么好处?

  拘留所的警察对我很客气

  新法制报:听说获释后你又回了一趟拘留所,是去干嘛呢?

  陈书伟:我被拘留期间,家人起初不知道,后来是朋友热心相告才来探望,但拘留所不给亲属见面的机会,原因是没接到法院的通知书。我是来取个证,并向拘留所递交一件申请书,希望他们能实现“政务公开”。

  新法制报:在拘留所的15天,你是怎么过的?

  陈书伟:每天早上6点半起床,晚上9点就睡觉,过得挺有规律,休息得非常好。在拘留所里,很多警察听过我的名字,知道我是民间维权人士,有点名气。警察对我挺客气,有时会找我聊聊天;有时还会递根烟过来,问我抽不抽烟。

  曾提起百余起行政诉讼要求信息公开

  新法制报:我在网络上搜索,发现有很多关于你在通信维权方面的内容,对吗?

  陈书伟:没错,这和我的一段亲身经历有关。2004年3月,我选用了深圳一家通信公司推荐的一项套餐业务,但只用了两个月,套餐服务便中止了。我到营业厅询问,对方未给出明确说法,只说这款套餐取消了。我认为这是公司欺诈消费者,于是拒绝缴费。没过多久,这家通信公司向我发出律师函。我收到后非常生气,便把这家通信公司告上了法庭。

  新法制报:这件事后来得到妥善处理了吗?

  陈书伟:没有。事件立案后,这家通信公司曾私下找到我,愿意出2000元“私了”。我不同意,坚持等法院判决,但法院判我败诉。

  新法制报:败诉了之后呢?

  陈书伟:我很不服气,决定要把官司打到底,但我只有初中文化,很多东西不太懂。为了打这起官司,我频繁地跑政府部门查询一些作为证据的信息,但有些部门不愿意公开。此后,我认真阅读《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民事诉讼法》和《行政许可法》等法律书籍后,发现对于某些信息,政府部门是有公开义务的。

  新法制报:你又把通信领域的维权举动,延伸到政府部门?

  陈书伟:是的。在2007年的时候,深圳公交系统未按降价通知执行价格,我通过行政复议“为市民讨要2元车费”。之后,我开始关注通信类、城市交通、市政工程等领域。3年里,我向深圳市、广州市、珠海市、汕头市、东莞市政府60多个有关部门,提起100多起行政诉讼,要求他们公开信息,但大多数石沉大海。

  “我坚持认为法律是公平正义的”

  新法制报:你不图名利地做民间维权人士,什么力量支撑着你?

  陈书伟:从2004年至今,我为了公益维权,搭上了做生意积攒的32万元。今年我35岁了,还没有结婚,不久前和女朋友分手了。她说,没有人愿意跟着一个天天上诉的人过日子。有时,我会觉得自己很孤独,但对社会丑恶现象十分憎恨,我坚持认为法律是公平正义的。

  新法制报:你平时喜欢干什么?

  陈书伟:孤独时,我常看梁羽生的小说《冰河洗剑录》和《云海玉弓缘》。里面的主人翁金世遗,是一位英俊潇洒、愤世嫉俗的英雄侠士,宣扬一种侠义,人间真善美的精神。

  新法制报:金世遗虽笑傲江湖,但他却一世孤立,你做得到吗?

  陈书伟:去年“5·12”地震发生后的一个月,我去了一趟四川灾区。看到那里被地震毁坏的房屋,一片废墟景象,我忍不住流了泪。财、名、利真的不重要,生命很脆弱,我们都要珍惜自己生命。做一个善良的人,这没什么做不到!

  文/首席记者徐小勇、实习生丁诗懿 图/受访者提供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