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切从零开始 (江一凡)

胜败不是法律能够决定的,是靠法官的良知决定的……

 
 
 

日志

 
 
关于我

夏楚辉,男,汉族,初中文化,生于1979年8月,广东省揭阳市揭东县人。

网易考拉推荐

通信维权之《变色龙》  

2008-03-14 07:52:37|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作为万物之灵长,每一个人经历各不相同,其性格也千差万别,其思想千变万化,可谓“一花一春天,一人一世界,一样米饲百样人。”哈。生活在一个不断变化的社会中,人的思想和行为无时无刻不受环境所影响。在我所接触的社会中各种不同角色人物中,留下深刻印象的人虽然很多,但有一个女人的所作所为却是令我刻骨铭心,始终难以忘怀,总想找个机会把她写在我的人生记忆里。

对她突发了解的好奇心,源于偶然。去年夏天,从广州回家,我到某通信公司服务厅办理业务,由于我是贵宾卡用户,就接受了营业员的邀请到VIP接待室喝茶。突然,墙壁上“一张汗颜的罚单”的文章吸引了我的目光。文章中写出了作者对外国人超强的资源保护意识的赞扬和感受,一种对作者崇拜和敬重的感觉在我心中油然而生。而这篇文章的作者不是别人,正是公司调来的新店长。据说,新店长不仅能说会唱,最重要的是其样貌美丽端庄,个性魅力十足,其丈夫更是一个十分能干的企业家。

如果说一切都是天意,一切都是命运,那我只能惊叹自己生命之如此多彩。本来想将她用最优美的词语详细的写出来,只可惜本人脑中词汇贫乏,无法做到,只能用最普通的方式将那段回忆写下来。

20075月底6月初,公司人事调动,她上调到我经常去的服务厅当店长,刚上任的时候,她就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说她是某某人,被公司调来服务厅上班,叫我有空去喝茶。那时的我刚好在广州跟他们公司打官司,对于公司的一些做法憋了一肚子火,也不知道她是谁,所以跟她说很怕她们公司,不敢去了。她跟我说是私人请我的,不要跟公司扯上关系。后来由于忙开庭的事也就没有理会她,后来也就把这事淡忘了。

6月份底,由于广州的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我收拾行李回家了。回家后的第二天,我去了服务厅打印话费账单,顺便进去VIP接待室喝茶,看了新店长的文章之后,想起了之前发短信邀请的事情,此时的我萌发想会会新店长的念头,刚好她不在。就在那个时侯,我拜读了新店长的佳作。

隔了几天,我因为投诉某个问题再次来到服务厅,新店长出来接待了,同样把我邀请到了VIP接待室。在接触她的一瞬间,一股浓郁的香水味扑鼻而来,不由得我仔细的打量了她一番。她,身高一米六左右,穿着九厘米高的红色高跟鞋,站起来让人感觉很高挑。第一次见到她,我无法形容,简直可以用杨钰莹的“风含情,水含笑”来表达自己那时的感受,如果用倾国倾城来表达她或许一点也不夸张。虽然,那时的我有点酸酸的、甜甜的感觉,不得不有所感叹,公司居然有如此貌美的女员工。弯弯的眉毛下长着圆碌碌的小眼睛,莞尔一笑的一瞬间是那么的楚楚动人。她走起路的时候,双脚都是朝着直线走,简直可以与电视里那些时装表演的模特的样子媲美。那样子又有点像江湖上失传已久的“凌波微步”。

接待室里,少不了寒暄几句。新店长告诉我,她原来在县城的服务厅当营销经理,经常见到我去办理业务,她很佩服我,并且对我的投诉观点都是很认可的。听了她一系列夸奖的言语,难免使我更感到心里甜蜜蜜,有点飘飘然。她说她这个人很直言快语的,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不喜欢装模作样,所以经常会得罪人。像她这么一说,我倒也相信她应该是一个可以交往的朋友。寒暄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我谈起了对公司其他领导的看法,她依然是那样的欢声笑语。

后来我谈起了她以前的领导R姐。R姐,一个四十多岁的优秀员工,一直以来给我的感觉很亲切,为人很热情,做事很认真。当我跟新店长说了我的那些看法后,她说的一番话使我大吃了一惊。她说:“R姐这个人啊,是左一套右一套的,我去她那里走后,她就跟领导说我不像人,像个魔鬼!”啊,居然会有这等事。我很清楚的是很多通信公司的人跟我打交道,根本就是表面上很客气,内心中却很厌烦。对那些背地里说我坏话的人我也已经习以为常。毕竟自己给人家公司带来了不少的麻烦。有些人甚至是在领导面前以骂我为荣,好像我就是他们公司的仇人一样。但新店长为何在我面前说这番话,我却一时间无法弄明白。为了讨好我?还是为我打抱不平?还是她们之间有何矛盾?我一直在寻找答案。不过,在这个现实社会里,我是不愿去介入太多的是非。长辈曾经告诉我,不要去说别人的是非,潮汕有句古话:“坐下来说人家,站起来被人家说!”那时候起,我脑海中马上浮现了几个字:这个女人不简单!以后一定要小心翼翼才行。直至后来有人告诉我,新店长和**姐曾经在公司吵过架,我才明白了为何新店长跟我说那番话的目的。后来我跟她聊了一些对公司的不满,请她协助我处理一下。接着我又去前台办理了一些业务。

不知不觉到了午饭时间,我正准备离开,新店长把我叫住了,说要请我吃饭,并且说自己开小车过来的,我想吃什么都可以带我去。朝门外一看,果真有一辆颜色鲜艳的红色“宝马”停在门外,还没有上牌,很新,一看就知道是值钱车。那时候,我跟她说“算了吧,我还有事。”没有想到她已经准备好行装,提着个红色的皮袋子,走过来拉着我的手说:“走吧,我是诚心请你吃饭的。”那时候刚好是夏天,我穿着短袖T恤,突然一只冰冷的纤细小手搭在了我手上,不觉发了个冷颤。她在我感觉中是个可以开玩笑的人,所以就笑着对她说:“不要了,我长得这么帅,你有长得那么漂亮,跟你一起去吃饭,等一下被人家误会了怎么办?”看她还是那么的盛情,我便开玩笑的来了一句:“你不要这样老是勾引我行不行?”,全场的人都笑了。那时我也不知道她是否会很生气。她看我是不会接受她的邀请了,她就急忙的拿了一套小茶具送给我,我不要,退还给她。最后她干脆就叫保安放在我摩托车上面,看她送的也只是公司的一点小礼品,我不再拒绝,跟她说了句谢谢就回家吃饭了。不过新店长的这种做法让我想起了之前的老店长,老店长那时带了全厅的所有员工请我一起去吃饭,我那时也去了。新老店长的两种不同做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20077月底的一天下午,我又去服务厅反映关于SP乱收费问题,由于办理的人员比较多,我就在休息区找了几份报纸来看。报纸上刊登了一短信接力活动的宣传广告,对于活动上的一些疑问我就向营业员提出了质疑并进行了投诉,营业员并未在公司所承诺的48小时内给予我初步答复,那时我就以“八项服务承诺形同虚设”进行了一个新的投诉,并要求县公司领导向我赔礼道歉。服务厅多次联系我进行解释,我认为错就错了,无须进行什么解释,所以一直坚持要求公司领导赔礼道歉,对服务厅的解释不予接受。新店长见无法说服我,就运用起了各种招式,想通过多个角度说服我。在“亲密接触”的PK中,我加深了对她的认识。

或许是因为我的事情老是无法解决,新店长主动发信息跟我聊天,在8月初给我的短信聊天中对我说:“你是一个有才的人,有很多比这好一百倍的出路。” 而那时我刚好向她道出了对县公司擅自中断服务厅批售卡导致我家生意无法经营的愤怒之情。当时我晕了,从投诉的实质上来说,用户的投诉是为了促进通信市场的有序发展,而作为维权来说,具备更多的还是带有很大的公益性。而把维权者的投诉认为是其依赖的一条出路,无非是在抹黑和否认投诉者的所做努力。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来说,做公司的生意,是对公司的支持,怎么能说有很多比这好一百倍的出路呢?难道是她不想让我做公司的生意了?

美国一位叫珍妮尔·巴洛的著名学者曾经说过,投诉的客户存在着于最忠实的客户中。如果公司能让客户直接向他们投诉,就能使损失最小化;会主动投诉的客户也有可能再次购买公司的产品,即使他们的不满还没有得到很好的处理。实际上,那些从不来投诉的客户的忠诚度也是最低的。那些投诉的客户可能成为最忠实的客户。他们更有可能告诉自己的内部关系圈,公司解决了他们的问题令他们多么高兴;如果投诉的问题得到了满意的解决,他们甚至将告诉更多人,比一开始便得到优质服务更令他们津津乐道。如果客户的问题得到了解决,他们将告诉五个人;而如果客户一开始便得到了好的服务,他们将只会告诉三个人。像新店长的这种做法,我无论站在公司或者用户的角度上都是无法理解的。当时我忍耐不住心中的怒火,第一次骂她狗眼看人低!

9月份初,我到服务厅取消一副号的来电显示业务,营业员JD以不能取消为由拒绝办理,我一怒之下就将此情况发短信向省公司的总经理投诉,并在网站上通过邮件向信息产业部申诉。营业员知错了,向我发来手机短信道歉,当时我再次要求公司领导赔礼道歉而没有得到公司的回应。

98日下午,一直与我保持着良好关系的市公司领导L经理给我发来短信说,把申诉撤下,给我200元话费。我一听火了,难道我的投诉是为了这200元吗?越想越生气,我决定了一定要投诉到底。

晚上,跟公司的另一位员工F通了电话,我将此情况告诉了FF跟我说:“你是一个对事不对人的人,凡事应该宽容为妙,或许一时的执着会导致J离职下岗。J也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女孩,那样的话可能对她的打击很大。”那时候,细想了一下,F说的也有道理,得饶人且饶人,我那强烈投诉的意念也就消失了。于是,我打电话给了L经理,告诉他同意撤诉,给J一个机会,希望公司也给予J宽容,加强对员工的培训,但不是为了200元话费,我也不会要这200元话费。L经理对我的做法表示了感谢。当时我也给J发了短信,说是她同事说服了我,给她一次机会,希望她以后不要再出现这种情况。

当天晚上十一点多,约了几个朋友去吃夜宵,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家里来电话说家门口被人家泼了红油,是用啤酒瓶装好,从路边远距离砸的。几个朋友马上和我急忙赶回去家门口一看,两扇铁门和墙上被砸了三个大块的红色油点,地上满是玻璃瓶的碎片。邻居告诉我,看到一辆蓝色的出租车停在我家门口路边,车里有三个人,看不清楚是什么人和车牌。面对眼前的一片狼藉,简直是我平生从来没有过的耻辱。还好自己很理智,马上打110报了警并把现场拍了照。

究竟是谁干的好事呢?我马上想起了近期的投诉。除了跟通信行业的某些人有点小过节之外,根本没有其他人有什么深仇大恨的。这分明是黑社会的一种报复手段,而在有黑社会背景的人,也无非是某些娱乐消费场所才偶尔出现的。很自然的我就联想到了家庭背景很厉害的而且跟我有过过节的厉害人物。我打了L经理的电话,好几遍都没有人接听。

派出所就在我家相隔不到400米,隔了半个小时还不见有警察到场,我再次打了110询问,一个老大妈接的电话,她说让我等,我问她什么时候到,她有点不耐烦,我就改用普通话跟她对话并启动了手机的录音,她居然不理我就把电话给挂了。这就是我们当地警察的服务态度,他妈的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大慨又过了十五分钟,派出所的警车来了,拍了照,带我去派出所做了笔录,给了报警回执。回到家一看,都一点多了。越想越气的我马上把这消息发布在网络上。

刚答应撤诉的我,却还遭受如此报复,想想自己还没有撤诉,那时我左右为难起来了。我想起了朋友阿伟曾对我说过的“对敌人的容忍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我真的后悔答应了L经理。但是想想自己不是个失信的人,所以也就发邮件去把申诉撤销了。那时候,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以一颗宽容的人对待别人的结果不是善果却是恶报?面对强权势力这种阴险的报复手段,我一直冷笑着。不过我心里明白,这次事件将会记载在我的人生历史上,我跟谁有过节,谁的嫌疑就最大。

910日,刚好是我起诉广东通信管理局的行政案件二审开庭, 9日中午就就搭上了开往省城的大巴。离家出走,我开玩笑的对朋友说,是避难去了。

表弟在广州大学城开了家潮州饭馆,生意不错,人手不够,刚好国庆中秋很快就到,表弟让我去帮忙一段时间,想想换个生活环境也好。开完庭次日,我就在大学城住下了。时间一晃将近一个月。很多朋友都以为我受了打击之后一定很低落,其实我很乐观。虽然要经常熬夜,不过也挺充实。

10月中旬,我回了一趟家,回家后,习惯性每月打印清单的我又来到了服务厅,从打印到的清单里面,我发现了手机号码在9月份上网产生了52KB的流量被收取了2元费用,而自己在8月份产生了6KB的流量却只收取了6分钱的费用,不解之下向营业员质询,才得知公司在8月份进行了上网的资费调整,用户上网的资费标准由原来的按KB算改为按MB算,虽然从使用量多的用户来说,资费是降下来了,但是像我这样月使用量比较少的话就不划算了,按照原来的计费标准是0.03/KB,应该收取的是1.56元才对,明显的比原来的计费方式多收了0.44元。

“那不是未经用户协商一致,就进行了资费升价吗?”对此问题,我向服务厅表达了强烈不满,认为他们公司的行为有悖于合同法的规定,要求其公司赔礼道歉,赔偿我的损失,以及履行原来的计费方式。次日,新店长打电话给我,坚持自己公司有权变更资费,分明就是一种霸王作风,听到对方极不耐烦的语气和坚决的处理态度,我对新店长说,这样的话我会把今晚和她的对话传到网上,新店长说可以。我当晚就把录音传到了网上,并附加了文字说明。

隔天中午,得知我把她态度不好的录音传到网上消息的新店长气冲冲的给我发来短信,恐吓意味十足的称我没有经过她同意就将她的录音传到了网上,侵犯了她的合法权益,现以短信告知我,必须在24小时撤销此片段。否则将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我看到短信之后不禁乐了,明明是其答应我上传的怎么可以说是未经同意的呢?那句话录音里面可以听到的啊?

看来或许我是真的好欺负的,我给新店长回复了信息,欢迎她随时去起诉我,又通过短信向省市公司的多位高层领导反映此问题,但没有人给我回复。不过新店长后来又发来短信给我道歉,称自己并无恐吓我的意思。

又过了一天,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公司强行给我存了4元的话费到我的帐户,之后又退了出来,只存了2元话费。晚上一营业员给我发来短信说对于我所提出的资费变更导致我上月被收取1元的问题,已经向上级部门反映,对此她们深表歉意,通过上级的同意并结合八大服务承诺,已经在我的号码上存入两元。

就这样,对于我的投诉要求公司履行原来的计费标准问题就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本来打算通过法院起诉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由于比较忙,所以后来就此事我向信息产业部申诉了。当时心里想,也罢,等我有时间再慢慢跟他们算这笔帐。

次月,我又发现了服务厅的营业员C在没有经过我同意的情况下把我的副卡号码取消了亲情网业务,我大发雷霆,再次进行了投诉, L经理给我发来短信,称低调协商好点,我想起了新店长的做法,向L经理道出了对新店长嚣张的做法的不满,L经理告诉我,他已经教育了新店长好几次了,她是有点滑头,作为服务人员,不管对什么客户都要以礼相待。

听到领导这样的口气,我总算得到了一点安慰。也就不再对C进行了投诉。

就这样,我又离开家乡来到了广州,繁忙的生活使我对之前投诉的问题也开始淡忘起来了。

圣诞节前后,就是我最忙的时候,佛山、汕头、珠海、揭阳、广州的案子开庭接踵而来,不过庆幸的是每次的开庭都让我感觉斗志昂扬,后来的判决结果也还算不错。

20081月,年关将近,我告别了广州的生活,回家了。18日那天,我又到了服务厅办理业务。在对服务厅打量了一番之后,发现服务厅的摆设有点不美观,特别是在电脑显示器背面贴着的一些提示更是歪歪斜斜,就拿起相机拍了几张相片并进行了投诉。后来,保安对我说,店长叫我以后不能在他们服务厅进行拍照,否则要报警抓人了。

难道警察是随便想抓人就抓人的吗?带着这个疑问,我倒想体验一下,希望新店长说话算数。21日下午,我带齐了所有的设备,什么笔记本电脑、数码相机、录音笔等都带去了,全程进行了摄录,只想着等待新店长的报警。可是,新店长迟迟不予行动,最后我只能失望而归。

这次,新店长告诉我,我的拍照侵犯了其公司标识的专利权,录音侵犯了工作人员的隐私权,属于侵犯其人权了。我对她说,我不同意她的说法,向其告知我下次来办理业务时用普通话说话时随时有可能是在进行录音。最后我还告诉新店长,我的手机入户时,并没有与公司约定不能在服务厅进行录音拍照,就算现在公司规定了也属于未经与我协商一致的,并不能约束我的行为,况且他们公司也同样有闭路录像和热线电话录音,不准我拍照录音对我不公,我的拍照和录音行为只要不侵犯其隐私就是合法的。

30日下午,我又再次来到服务厅咨询业务,在咨询过程中进行了录音,店长再次进行了强烈的反对。并告诉了我公司不准客户录音的似乎合理的理由。

新店长告诉我,客户的录音行为会对营业员产生心理压力,有压力势必会产生紧张,一紧张起来就会导致解释出错。所以客户如果要进行录音的话营业员是不能为其提供服务的。

我跟新店长说,录音是对证据保留的一种,用户的录音也可以对营业员的服务进行监督,营业员面对录音会紧张出错是自己能力有限的表现,如果不进行录音,用户就无法对营业员的解释进行有效的监督,就算营业员说错了,吃亏的也只是用户。你们的解释无非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自私利益而已。明显就像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现象。而像解释口径不一致的情况在他们公司早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了。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新店长的说法或许正好暴露了其公司一直以来的防备心。墙上贴着的“未经允许,不得照相录音”或许就是最好的见证。

跟新店长的纠纷好像是没完没了的,22日早上,因为对某项业务不熟悉,对这项业务使用不同的三种方式使用该业务如何收费到服务厅咨询,当时我使用普通话向营业员咨询,在解释过程中,新店长把营业员叫了进去,出来时就问我是否有录音,我一听火了,录不录音跟我咨询问题根本就是两回事,我没有必要回答你!营业员说是领导叫她问的就应该问。我向营业员表示,做人只要走得正,说得对,何惧人家录音呢?营业人员就没有再纠缠下去,但她们对我咨询的其中两种方式的资费不清楚,我当时很生气,便对营业员大声的说,你们不知道谁知道啊?要求新店长出来解释,但是其中一个营业员去后台请示之后告诉我,她们的店长还没空出来受理业务。无奈之下我只好提出要投诉的要求。新店长又把营业员叫了进去,营业员出来之后迟迟不予登记投诉,本人只好告知将会保留向省公司领导投诉的权利。一听到我要向省公司领导投诉,新店长就出来了,得知我要投诉营业员后,她跟我说,要不这样吧,我让她们两个营业员互相登记投诉单投诉对方吧?作为一店之长,说出这样的话是我永远也想不到的。

一个眼神、一个小动作,有时候就可以看出很多内在的东西。听了新店长那句话,两个营业员脸色马上变青了,相互望了一眼,只感觉到她们眼神里流露出的是那么的无奈,不过这种感觉一闪而过。可能她们也感到有点诧异,也可能她们已经习惯了。受理我业务的两个营业员一直以来给我的印象是很优秀的,投诉她们只不过是想试试她们是如何反应而已。如果说她们的服务不好的话,那可能是我有问题了;如果说她们的业务不行的话,也可以说她们公司找不到比她们更行的了。看到新店长的冷漠和营业员那种无奈的眼神,我倒是觉得她们有点可怜。

眼看已经到了午饭时间,刚好家里来了客人,家人打电话催我回去。我就跟她们说下午再来处理问题。

下午四点左右,我又来到服务厅,要求营业员登记早上的投诉,并称要投诉新店长不负责任的处理态度。新店长出来接待了我。态度变得很客气,一味的向我道歉,还叫营业员向我道歉。那种感觉,与上午的她完全是判若两个人。她所谓的真诚道歉简直就像在念顺口溜一样,面不改色,根本不像她们的个性,总之觉得很虚假。由于跟她们公司有很多事情还没有处理好,我就提出要求她们公司的领导面谈解决问题。为了劝说我不要投诉她本人,新店长甚至说,不要投诉她了,就算跪下来求我都行。我当时笑了,就笑着跟新店长说,应该我求你们才对,叫你们公司不要再欺负我了。我胆子又小,而且还有先天性心脏病,很怕她们公司欺负我的。见我语气有点软弱,新店长又珠连炮发地说下去。又是道歉,又是劝说。她想得倒比我老妈还周到,甚至劝我赶快去找个人成家,还说让我去追坐在我前面的员工做女朋友,我一听,有点为那员工感到生气,本想发怒,后来一想,那样会搞得大家都很尴尬的,就换了种口气,笑着对她说不要害我,免得我被人家的心上人殴打。我真不明白她说话的技术可以顺口到气也没换,一个劲,噼里啪啦的从嘴里崩出来。有些时候就好像听到一只小鸟在唱歌一样,不知所云。最后在我的坚持下,营业员给我提供了投诉记录单,我把要投诉的内容,里面包括店长的一些自私做法也写进去,新店长看了之后,不让营业员为我受理,说不能这样写,一定要把投诉她的内容删掉。受理投诉的营业员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本来,已经是下班时间了,新店长也提着皮包,准备开溜,见到营业员不知如何处理,她干脆自己亲自受理,噼里啪啦,瞬间片刻就写好了一份新的投诉记录表,称我投诉营业员的业务不熟悉,要求公司领导赔礼道歉,只字不提我对她的投诉。这种做法让我想起了古代严刑逼供的情景。

究竟是我投诉还是她投诉啊?新店长“过滤我投诉的内容”的做法马上让我想起了省公司一位领导跟我说过的,我投诉的问题,到了他们那里有些都是被过滤掉了,所以很多东西都是通过我在网站上的一些描述才能了解到实际情况的。那位领导还表杨了我在投诉的时候所坚持的实事求是原则。

面对这自私自利的家伙,看来我只能束手无策了,只好在心里大骂她的卑鄙无耻极度自私的做法,愤怒的扬长而去。

回家后,我打了热线电话,就此问题在热线电话挂了个号,投诉新店长的自私自利。

看清了一些事物和一些人的本质之后,本来以为可以休息了,没有想到这时的新店长却效仿起三国时期的周瑜请诸葛亮而“三顾X府”,只不过三次都扑空了。

次日,新店长开着“宝马”,带着两个随从美女以及一些礼物,称是到我家跟我赔礼道歉,刚好我不在家,喝了一会茶,她向我老妈道明了来意,叫我老妈劝我不要投诉她“本人”。就连我老妈也意料不到她为何会开这样的口,简直不像一个有领导风格的人。老妈连忙称什么都不知道,更加不会去参与我的事情。话不投机三句多,老妈最后以我不在为由,叫她们等我回来再跟我谈,她们表示下午会再来找我就带着礼物离开了。对于她带来的礼物,老妈一件也没有收。

当天下午,“宝马”又出现在我家门口了,又是她们一行三人,又带着礼物,不过后来从闭路电视的录像中看到好像比早上带的礼物少了些许。老爸接待了她们,喝了几杯茶,一阵寒暄之后,新店长故技重施,同样想在我老爸面前美言几句,让我老爸劝说我不要去投诉她。老爸显然也知道我是不会跟这种人打交道的,拒绝了她的请求。临走前,新店长想强行把礼物留下,不收就不收,老爸也是个坚持原则的人。

第二天早上,新店长又来了,这次我刚好在后院房间里看电视,不知道。或许新店长知道我是不会为她的礼物所动情,所以这次没有带礼物,也只带了一个随从美女。或许连续三次的登门造访,自讨没趣,新店长失望了,她的热情也随着我的冷漠而渐渐冷却。她不会再来了,我也感到有点解放了。毕竟,过门是客,对她的反感,总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赶人家走吧?这也是我不愿出来见她的主要原因。

新店长的所作所为,终于让我进一步有了深刻的了解,让我想起了电影中常说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渐渐地,我已觉得对她进行投诉简直就是毫无意义,我发疯的向公司叫嚷着要求领导面谈,但是公司一直没有给予回应,就连L经理也无动于衷。因此,我想到了一个忽悠他们的办法,在我的网站上公布正月初一召开潮汕地区维权聚餐会的通知。事实上,按照潮汕地区的风俗,初一那天是团圆的日子,一般都不在别人家里吃饭。有几个朋友打电话问我聚会一事,我都跟他们做了说明。不料,公司得知这一消息之后,高度重视,为防范于未然进行了周密的部署。一方面由公司副总出面,由熟人带路与我共聚午餐,一面对服务厅进行了工作布置。

为了看看他们的部署,正月初一那天中午十一点多,我和一个朋友到服务厅走了一趟,发现公司安排了业务和反应比较优秀的两个营业员值班,保安也由往年的1名增加到2名。看到我的到来,她们倒是很热情,大家笑着说了一些贺年的客套话,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我也就回家吃饭了。

直到正月初三那天下午,我因需要办理一些业务,又再次来到服务厅。办理过程中,新店长带着她的家人,刚好也来了。她见到了我,侧面的斜视了一眼,就好像陌路相逢,可以说是像隔了两个世纪的人一样,一声不吭、昂扬的往办公室走了进去。

与这样的人接触,我感到痛苦,实在再也想不起该如何形容和描述她,我也无法想像到生活在她身边的人、包括她的下属是怎样过的?往事不堪回首,我只希望早点远离她。

思考了好长一段时间,想为本文章找一个称心的标题,但一直不大满意。一位朋友看了我的文章,跟我说,这种人就像变色龙一样,生命力特别强。

我突然想起初中时期学习过的一篇十九世纪俄国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契诃夫写的著名短篇小说《变色龙》。变色龙,是蜥蜴的一种。由于表皮下有多种色素块,因而它能根据环境不同而随时变换出不同的保护色。在俄语中,这个词的含义是指“反复无常、善于见风使舵的小人”。现在多用来比喻哪些善于见风使舵、巧于伪装欺骗的政客,含有贬义。小说中对奥楚蔑洛夫这一善于见风使舵、媚上欺下的形象分析,和对沙皇性格特征的认识都作了深刻的描述。奥楚蔑洛夫的五次变化都是围绕小狗的主人是谁而变化的。他非常善变,他的两副面孔,两种腔调,瞬息之间,千变万化。这种善变特点,生动再现了这个反动统治阶级的鹰犬媚上欺下、见风使舵的思想性格特点。他是沙皇政府的忠实走狗。而某美女店长对比起奥楚蔑洛夫五次变脸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比川剧变脸大师还厉害,而这些不正是某美女店长和公司的真实再现吗?

  由于笔者水平有限,难免有些错漏或语句不通顺的地方,不足之处,敬请见谅!文中故事情节真实性与现实无关,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

  评论这张
 
阅读(37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